当前位置: 主页 > 49579com四不像论坛精品24码 > 正文

过完这个“六一”她就要回乡留守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2-01-04 16:37

  一盒蛋糕、一个布娃娃、几本小人书,可能是这群孩子收到的第一份“六一”礼物。而参加完学校的“六一”庆祝活动,他们照例要回到狭窄的出租屋,独自扫地做饭。12岁的小姑娘危茜雅,过完这个儿童节后,就要被父母送回老家读初中,继续留守生活。

  南都讯 昨天,南都社区互助节关注了一群低保家庭孩子的节日愿望,今天将重点关注新莞人家庭的“小候鸟”们。

  一盒蛋糕、一个布娃娃、几本小人书,可能是这群孩子收到的第一份“六一”礼物。而参加完学校的“六一”庆祝活动,他们照例要回到狭窄的出租屋,独自扫地做饭。12岁的小姑娘危茜雅,过完这个儿童节后,就要被父母送回老家读初中,继续留守生活。

  他们要的不多,您的一份爱心,就能让他们拥有个不一样的儿童节。若您想帮这些孩子实现节日愿望,可在5月31日前认捐。

  危茜雅很害怕今年的六一,因为儿童节一过,暑假来临,她就得重回农村老家读书,做个真正的留守儿童。

  危茜雅的老家在湖南宁乡。2岁不到,爸爸妈妈就到东莞打工,把她丢给家里的外公外婆。直到3年级,父母才把她接到身边,在横沥的东豪小学念书。小姑娘成绩不错,她和自己的堂哥危辉照在同一个班,兄妹俩包揽了班上前两名。父母考虑到孩子以后的升学,决定小学毕业后,让危茜雅回老家读初中。

  经历过留守日子的茜雅并不喜欢和父母离别的滋味,在横沥呆了3年很舍不得,近段时间,她总是伤感对社工们说,自己很喜欢东莞,这里有很多小朋友,还有帮助辅导作业的哥哥姐姐,服务中心每天下午提供免费的豆浆和包子,回了湖南老家就再也吃不到了。

  和玉婷一样,茜雅也是另一个“女书虫”。服务中心图书室里的漫画、作文书,没有她没看过的。不过,小小的图书室藏书有限,因为“僧多粥少”,很多书籍损坏严重,不是缺了内页就是掉了封皮,茜雅喜欢《偷星九月天》,她希望自己能有一套,可以带回湖南老家,陪伴她即将开始的留守岁月。

  梦婷是个瘦高个,1米4的身高,今年学校体检却只称出了54斤,清瘦的小脸还不及成人的手掌大,邻居们经常叹息梦婷太瘦,奶奶也只能苦着脸说,家里条件差,孩子营养不好。从幼儿园到现在,梦婷已经过了7个六一儿童节,从来没有收到过礼物。她也尝试过想在六一穿一件新衣服,不过妈妈告诉她,只有过年和每年生日的时候才能买。

  梦婷的爸爸妈妈都在常平的鞋厂里打工,她和奶奶、弟弟住在横沥的出租屋里,爸妈两个星期回来看姐弟俩一次。弟弟今年才两岁,刚学会走路,特别淘气。梦婷心疼奶奶照顾弟弟辛苦,收拾碗筷、洗衣服、拖地等家务活都由她包了。习惯了没有礼物的六一,梦婷今年也不奢望。但她希望能有个蛋糕,为弟弟庆祝2周岁的生日。

  不满1岁,玉婷就没了爸爸。妈妈带着她和哥哥到横沥讨生活,一家三口在十几平米的出租屋里住了8年。玉婷是4年级的小学生,哥哥正在念初二,一家子的生计都靠妈妈在厂里打工。妈妈辛女士早上6点出门,晚上7点回家,兄妹俩每天的中午饭就在小摊上解决。雨婷习惯了炒米粉,3块钱一碗,可以管饱。“抚养我和哥哥两个人,妈妈实在太辛苦。”说起单身母亲的操劳,这个10岁的乖巧小女孩立马掉出了眼泪。每天放学玉婷自己买菜、烧饭、洗衣,哥哥林玉强则负责炒菜、刷盘子。玉婷成绩不错,每次考试都能保住班里前三的名次,在学校,她还有个绰号“书虫”。“林玉婷喜欢看书”,这已经是隔坑社区服务中心人尽皆知的事情。她喜欢早早做完课外作业,然后把自己泡在服务中心的图书室里,好几次,社工们已经拉灯锁门,她还躲在角落里啃书不肯走。

  和茜雅即将回老家读书相反,夏阳慧刚刚告别自己的留守日子,她直到今年年初才从广西老家出来和父母团聚,在东莞念5年级。初来城市不久,阳慧并不太习惯这里的生活,妈妈每天早上7点出门,晚上摆夜摊到11点才收工,她要自己烧饭、自己洗衣服,周末还得帮着照看一双弟弟妹妹。

  夏阳慧喜欢和同学叨念在老家乡下的日子,放学跟着奶奶摘辣椒、收花生,学校组采茶、割稻谷。夏天的黄昏,一大群同龄的孩子在乡间河道里摸鱼……尽管身在东莞,夏阳慧却格外想念从前的日子。

  夏阳慧当初并不想来东莞,是爸爸承诺送一部点读机才把她从爷爷奶奶身边“骗”了过来。一个学期已经过完了,在水泥厂里打工的爸爸并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。

  李玉婷5岁时,爸爸妈妈给她添了一对双胞胎弟弟,这一个5口之家从此热闹了起来。早上7点醒来后,玉婷就会牵着弟弟出门,给他们买包子豆浆,送他们去幼儿园。一家3个孩子的生活不容易,玉婷的爸爸一人兼了2份工。白天在一家餐馆掌勺,晚上,脱下厨师服,踩着摩托车上街拉客。玉婷喜欢告诉别人,自己的爸爸是大厨,手艺特别不错,各种菜肴都拿手,让不少吃货同学们听着就能流口水。同学们不知道的是,玉婷和弟弟一年难得有机会尝到爸爸的手艺。当他披着月色载完客收工回家,3个孩子早已经进入梦想。下个星期是爸爸35岁的生日,玉婷希望有个蛋糕,帮忙碌的老爸庆生。

  高大的身板、黝黑的肤色,10岁的梁静是个布依族姑娘。不过,自小在东莞出生、在东莞长大,她从来不知道故乡长什么样。“爸爸说,等我读到初三,就有钱回家盖房子。”在和同学的聊天中,这是梁静经常挂在嘴边的话。这个布依族的小姑娘说,她最大的愿望是在爷爷奶奶过世之前,能回到故乡,亲自看他们一眼。

  梁静的父母在东莞收捡废品十余年,十几平米的家当几乎全都是废品改造再利用。包括梁静的书桌,哥哥梁勇骑着上学的自己行车,还有屋子里17寸的小彩色电视机。在隔坑社区服务中心参加课外辅导已经有4年了,这是梁静第一次成为互助节的主人公。以前看到其他小伙伴收到洋娃娃的礼物,梁静心里痒痒的,她也希望有个洋娃娃。不过懂事的女孩一再嘱咐:娃娃不要太贵,越便宜越好。

  柳照凯有2个姐姐,家里排行最小,但爸妈并不惯着他,3个孩子念书,一穷二白的父母也实在拿不出什么东西惯着孩子。为了省钱,柳照凯的校服是姐姐们留下的,袖口和领角都已发黄,穿在身上,柳照凯觉得难为情,妈妈索性用剪刀把暗黄的袖口减掉一部分。

  和大多数小候鸟们一样,8岁的柳照凯也要帮爸妈承担不少家务。节假日,他跟着爸爸去外面收废品,推车、搬运、挑拣,都不能落下。有一次,柳照凯在垃圾堆里捡到一辆遥控汽车,爸爸帮他接好了短路的电线,装上电池,小汽车居然在他的遥控下奔跑了起来,这是他第一件高级别玩具。看到别的孩子玩智能变形金刚,柳照凯心里痒痒。

  不光是外表,12岁的李鸿龙生活中也有点张嘎子“人小鬼大”的性情。爸爸去了惠州工地上打工,妈妈带着他和两个读初中的姐姐蜗居在横沥,李鸿龙经常一个人骑着三轮车去厂里帮妈妈拉货,遇上妈妈没空,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,他会出现在姐姐的家长会上,听着老师们的发言。

  供3个孩子上学并不容易,妈妈除了收捡废品之外,也会从毛线厂拿点零活回家做。李鸿龙在针线活上也能派上用场,针织、勾线,他帮起忙来似模似样。“整一件毛衣有1块钱,我一天能剪十几件呢。”李鸿龙喜滋滋地说,一个周末挣十几块钱可以够他一个星期的午餐了。

  李鸿龙在隔坑社区服务中心的小候鸟乐队学过弹吉他,不过当听说一把木吉他要好几百,小男孩赶紧修改了自己的六一愿望。“太贵了,太贵了,还是一双溜冰鞋吧。”

  想要认领愿望的爱心读者可以将礼物寄往隔坑社区服务中心,由社工替您转交。邮寄地址:东莞市横沥镇金龙路隔坑社区服务中心社工邓增平